字数:28183(1-13)

                1、

  「呵呵,那真的很可笑不是么?」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钻入车常飞的耳朵里,普通班初三的课堂本就嘈杂,再加上车常飞又坐在后排,更无法安心听课,但并不是所有的音色都会被车常飞如此上心。

  声音的来源是一位16岁的少女,叫于蕊。坐位在车常飞的右上侧,周围围拢的都是一大堆不学无术的人,有些事混混,有些是富二代官二代之类的,仅以此你可能会认为她也是混混一枚,可她清纯的外貌和大家闺秀般的举止会打消你这个念头,她只是和那些混混能谈得来而已。

  「如果她真有那个想法,那你会站在哪一边?」

  于蕊似乎很会勾住人心,轻问了一句李浩,(混混头目,紫名怪,鉴定完毕)顺便翘起右腿搭在左腿上,脚尖正对着李浩的大腿内侧,无意识的摇摆着,蹭花了他的裤子。而李浩呢?此时正色迷迷的欣赏着于蕊光嫩白皙的大腿和蹭他大腿的鞋子,仿佛想透过帆布鞋看清她的青葱玉足。咦?这湿湿的是什么?李浩顺着水滴的方向抬起头去,「二虎!你他 妈 把嘴给老子闭上,口水擦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咯!」
  「呵呵呵~」看着一群男人对着自己的脚如此欣赏,更有甚者留下了口水,于蕊忍不住又是一阵笑声。「你还没回答我呢。」

  于蕊娇嗔了一句。

  「那还用说么?肯定是帮你的啦。」

  李浩的目光又回归到了于蕊的鞋上。

  车常飞,一个面容清秀,老师同学眼里品学兼优的好男生,可不知为何,在大家都努力拼搏的初三一年里,他的成绩却一落千丈,这个中缘由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车常飞正心猿意马着,于蕊忽然起身,走到了车常飞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疲惫于与那些社会上的混混打交道的她,经常会调戏一下这个比她小的小**。做到了这里,于蕊立即换下了与混混交流的面孔,变得大家闺秀起来。对于于蕊的到来车常飞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说什么。任由她坐了下来。

  于蕊坐了一会,觉得无聊于是想做些什么有趣的,便转起手中的笔。

  「啪!」

  手中的笔掉落在自己的脚下,「飞**,帮我捡一下笔好吗?」

  于蕊面带笑意的询问道,车常飞不假思索的弯下腰去,可于蕊似乎并没有想让开的趋势。车常飞手摸到了笔,准备起身的时候,于蕊突然抬脚用鞋底蹭了一下车常飞的手背,然后看向车常飞的脸部。

  不出意料的,车常飞脸红了,于蕊不知道为什么,车常飞也不知道,但于蕊只知道这样很好玩。「你真可爱~~」于蕊不忘调戏一番。

  「你是真的喜欢她么?还是你只是喜欢这种感觉?管它呢,我只知道我想让她知道我喜欢她,我要表白!」

  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样,他在日(淫色淫色4567Q.COM)记里这样写道。

                2、

  「于蕊,能出来一下么?我有话想给你说。」

  「嗯,稍等。」

  车常飞坐在大树旁的椅子下面,考虑着该如何向于蕊表述自己心中的想法。
  「等急了么?小**。」

  于蕊似乎十分喜欢这样称呼他。

  「额,没有没有。」

  「怎么?急急忙忙的找我,想说什么?」

  于蕊翘起二郎腿,喝着手中的柠檬水。

  「我……我……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车常飞开门见山了。

  「噗~~」于蕊被车常飞这没由来的话吓了一跳,把口中还没咽完的柠檬水喷了出来,一部分喷到了桌子上,一部分喷到了车常飞的脸上,一部分喷到了自己的帆布鞋上。

  「怎么这个反应?」

  车常飞有些尴尬……

  「额,我只是觉得,觉得你挺可爱,挺乖的,我们可以用朋友的身份交往。」
  于蕊暗示道。「你或许并不是喜欢我,你只是喜欢某种感觉,一直你自己都不太清楚的感觉。」

  「什么感觉?」

  车常飞有些摸不着头脑。

  「跟我来,你会明白的。」

  于蕊拉着车常飞,向教室奔去。

  「坐在这里,不要出声。」

  说着于蕊向前走去。这时班里的学生基本没几个,就个别人在自习,车常飞不知道于蕊买的什么药。

  「哎呀!」

  于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撞到了迎面接水的一位女生,那女生叫媛媛,姿色丝毫不比于蕊差。『「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媛媛急忙给于蕊道歉。

  「没事,不怪你的,是我没有看清路。可是,……裤子都湿了怎么办呢?」
  于蕊好像是在问自己一样。

  「我帮你擦擦吧。」

  媛媛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还是十分有礼貌的把于蕊扶到自己的座位上,蹲着帮她擦了擦裤腿。

  「谢谢你啦。」

  于蕊很有礼貌的致谢「好像鞋子也湿了,这可是白色帆布啊,脏了就不好看了,我自己再擦擦。」

  于蕊声音很低,但足以让媛媛听见,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说给她听的。

  「算了,还是我来帮你擦吧,毕竟是我不对。」

  媛媛虽然知道这样很伤面子,而且自己也没必要这么做,但就是想尝试一下,觉得挺刺激的。

  「这样不好吧,擦鞋子这种脏活还是我自己来吧,让你帮忙擦你不会觉得很侮辱么。」

  于蕊可以的用了「侮辱」这个词。其实她早就觉得媛媛在看到自己脚的时候潜意识里都会涌起下跪的冲动,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而已,于蕊只是想趁这个机会刺激一下她的奴性,也顺便验证一下车常飞是否也是这类人。

  「哪有不好啊,本来就是我不对。」

  媛媛听到这个词仿佛觉得愈发的刺激。说着伸手用纸巾准备擦拭于蕊的鞋面,没想到于蕊并不配合,而是翘起了二郎腿。

  媛媛待她稳定了姿势后开始了帮她擦鞋子,哪知在媛媛蹲着擦鞋的过程中,于蕊的脚时不时的摇摆一下,自己还沾满水渍的鞋尖触碰到了媛媛的双唇,可媛媛并没有说什么,她只是觉得十分兴奋,一旁的车常飞也是看的激动不已。看着这二人的表现,于蕊又是止不住一阵清脆的笑声。

  「嗯,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啊。」

  于蕊满意的看着自己的鞋子,并用鞋的侧面蹭了蹭蹲在脚下的媛媛的脸,好像奖励一样。可却在媛媛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水渍。

  「啊?鞋侧面都这么多水,那鞋底不就……」

  于蕊看向了蹲在脚下的媛媛「其实你的小花脸听吸水的哦」「可是,我的脸……」

  媛媛有些难为情。

  「你可以的,你是想要的不是么?你能够到我的鞋底的,只要你想,我就满足你。」

  于蕊鼓励的看着媛媛。

  终于媛媛还是没能理性下来,她跪在了于蕊脚下,抬头看着翘着二郎腿的于蕊,她也不明白自己容貌比伊蕊有过之而无不及,却又如此心甘情愿的跪在她的脚下。她羞愧的低下了头「抬起头来吧,别害羞,你不是很早就想亲吻它了么?」
  于蕊似乎看出了她的些许不甘,攻心的踩踩她的头,打断了媛媛的思绪。
  媛媛抬起了头,于蕊翘着的二郎腿在媛媛的脸上轻轻地擦蹭着,看着脚下这可人的面庞,于蕊又忍不住笑了,她换了另外一只脚,踩在了媛媛的脸上,此时的媛媛已经放弃抵抗,任由她在脸上肆意的蹂躏。

  「媛媛,你不想尝尝它吗?」

  媛媛言听计从的张开了嘴,如获至宝的亲起了于蕊的鞋底。

  从她撞了媛媛开始没有15分钟,媛媛就心甘情愿的跪在她脚下舔舐着她的鞋底,而于蕊,并没有半个要求的话,甚至语气都很柔弱。

  这是为什么呢?

                3、

  自从上次的媛媛事件后车常飞知道了自己的取向并深深地爱慕着于蕊,与其说是爱慕,不如说是被征服。而媛媛呢?自从上次被激起了奴性之后,于蕊就仿佛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一样,在学校对她视而不见,就好像俩人之间没有交集一般,这使得奴性被大大激发的媛媛手足无措,看着于蕊和别人高谈阔论可以看到自己就面无表情的路过,媛媛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也曾在没人的时候主动搭讪于蕊,可换来的却是沉默。

  「于蕊。」

  趁教室没人,媛媛又大胆的搭讪了。

  「……」

  回答她的还是沉默。

  「于蕊,于蕊 我……」

  媛媛道「你为什么不理我呢?」

  「……」

  还是沉默。

  「扑通!」

  媛媛终于按耐不住,跪倒在了于蕊的脚下「于蕊,我想我是很想做您的**的,我想无时不刻的在您身边侍候您,自从上次那事儿,我就觉得您是我的主宰,求您,求您让我做您的**。」

  「……」

  于蕊还是没有说话,任由媛媛在自己脚下不住的磕头,仿佛这一切都不出乎她的意料。

  她只是自顾自的看这首李浩给的纸条。过了一会她看完了纸条,用脚踢了踢媛媛的额头「起来吧,别把头磕坏了。」

  「……」

  媛媛很是感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刚欲起身,觉得头上有什么东西阻碍了他。

  「慢着,等我走了再起来。」

  说着于蕊松开了媛媛头上的脚,顺势从她的头上跨了过去,而她并没有就这么离开,而是站在媛媛的正上方,收拾着书包,而媛媛就一直这样跪在于蕊的胯下,知道她收拾完书包。

  玉蕊并不是刻意的不理媛媛,只是这几天她被一些事情弄的心事重重。近几日(淫色淫色4567Q.COM)班内转来了一位白富美,名叫菁。她转来时凭借娇媚的面容和热火的身材,在班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于蕊并没有因为这而心事重重,她气愤的是菁因为嫉妒于蕊的相貌而对她周围的人挑拨离间,说他坏话,于蕊最要好的朋友颖出面给她平凡,却遭菁带人当众羞辱。于蕊自己被骂到没有觉得什么,但她居然敢羞辱自己的闺蜜,这使得她尤为气愤,这两天她找李浩,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走在路上,于蕊苦思冥想,如何才能报这个仇,无意间她想到了媛媛……
  「你真的想做我的**?」

  于蕊把媛媛教导后操(淫色淫色4567q.c0M)场。

  「嗯!」

  媛媛兴奋的答道。

  「可是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呢?」

  于蕊坐在乒乓球案上。

  「我……」

  一时语塞。

  「除非你……」

  于蕊在媛媛耳边低语了一阵。

  「这……」

  媛媛犹豫着……

  「哼,就知道你不是忠心的。好吧,我走了。」

  说着从乒乓球案下来,鞋尖无意的触碰到媛媛的鼻尖。如果于蕊的玉足是香的话,估计媛媛都能闻到了。

  媛媛真的闻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味道,虽然不是香味,但很吸引媛媛,看于蕊转身欲走她立马扑倒在于蕊脚下,抱住他的鞋子,贪婪地呼吸着「我愿意我愿意!」

  媛媛什么也不顾了,大口的呼吸着,吸进鼻腔的,有于蕊脚上的气味,自然也有于蕊鞋底的尘土。

  「呵呵呵,那就谢谢你了。」

  于蕊开心的笑了。

  「加油,你一定能成功地,如果你成功了我会奖励你的。」

  于蕊把自己的MP3给了媛媛并鼓励道。

  其实她的计划是让媛媛去菁的宿舍,把MP3悄悄的放到菁的书包里,然后在大庭广众下在搜出来…… 哼哼……

  可事情真的能尽如人意么?

                4、

  在这个三鹿奶粉都畅销的年代,是不会有什么一帆风顺的。

  媛媛以为自己对于蕊忠心不二,于蕊也这么认为,可谁又能知道,这对她们二人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嘭嘭嘭。」

  「请进!」

  天籁般的声音飘入媛媛的耳孔。

  虽然是一个班的但媛媛并没有跟菁有多少交集,可菁却对她了如指掌,知道她的爱好,她的星座血型,甚至她此行的目的,只因为她是于蕊身边的人,哪怕于蕊并不理媛媛。

  开门的菁的舍友馨,菁高高的坐在自己的床上,她的床在馨的床位上方。
  「你找谁?」

  馨问道。

  「菁在么?」

  媛媛回答了面前这位娇美的女生。

  「恩她在,进来吧。」

  馨说。

  「菁,这个同学找你。」

  馨给菁说了一下。

  「嗯,我知道了。」

  菁转而对媛媛说「你是媛媛把?」

  「嗯,您好。」

  媛媛不自觉用了「您」这个字。

  「怎么这么客气呢?」

  菁说道。「馨,你先出去下吧,我想单独和媛媛说些话。」

  「嗯,好的。」

  馨言听计从的态度让媛媛觉得这其中似乎有猫腻。

  「哦,对了。你顺便帮我把我昨天跑步时穿的那双帆布鞋拿来,我想一会可能会用到。」

  菁若有所思道。

  「好的。」

  没一会馨拿来了帆布鞋,放到了床位前。便离开了。

  「好了,有什么说吧。」

  菁似乎并没有想从二层床位上下来。

  「额……刚来咱们班,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媛媛只好先从搭讪开始。

  「嗯,不适应倒是没有,但怪怪的同学还挺多的。」

  菁把目光投向媛媛。

  「……」

  「……」

  两人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说了十多分钟,媛媛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早就知道这一切的菁开始准备出击「媛媛,说了这么久了,可以帮我拿一杯水么?」

  「额,好吧。」

  媛媛似乎习惯了别人对她的指使,尤其是漂亮女生。「水杯在哪?」

  「那里。」

  菁在高处用脚指了指。

  「什么方位?」

  媛媛似乎没有看清地方。

  「你顺着我脚的方向看。就在那里」媛媛站的离菁的脚更近了一些,从菁的角度看就好像自己把脚踩在了媛媛的头上,不是好像,大胆的菁真的踩了踩媛媛的头,媛媛似乎有什么感觉,但并没有吱声,顺着菁的脚看过去,她还真看到了水杯的方向。

  「踩一踩就变聪明了不少。」

  菁似乎不想避开刚才那个话题。

  媛媛拿起了杯子,杯子里面有满满一杯水,仿佛是事先灌好的一样。他拿着杯子,走到菁的床前,可菁并没有下来的意思。

  「额,我运动的时候扭到了腰,不太方便移动,你能帮我把水递上来么?」
  「额,好吧。」

  媛媛爬着床梯,一步一步的上去。

  「嗯,谢谢。」

  媛媛把水递到菁的手里,就准备下梯子。

  菁的脚开始不老实起来,她边喝水,变用脚踢了踢正下梯子的媛媛的xiong。

  媛媛立马像触电了一样,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十分兴 奋 ,她放慢了下梯子的脚步,甚至停了下来,跟着菁摆动的脚的节奏,惬意地享受起来。
  「哈哈」银铃般的笑声把媛媛从享受中唤醒,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便迅速的下了梯子。

  「你也说了这么久了?不渴么?喝点水吧。」

  菁好心的说。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渴了。」

  「不嫌弃的话你就用我这杯子吧」「怎么会呢。」

  菁在高处伸手递着杯子,媛媛原本想上梯子去取,但又怕自己真的把持不住,便在下面努力的踮脚尖去够,就在即将够到的时候,菁突然提前松手,水杯砸到了媛媛的脸,水洒了一地,溅湿了刚刚馨放到这里的帆布鞋。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菁娇嗔道。

  「对不起,对不起。」

  明明是菁不小心却怪罪自己,媛媛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

  「对不起就完了啊?明天我还要穿那双鞋子呢。」

  「我帮您擦擦吧。」

  媛媛弯腰捡起地上的鞋子,擦拭了起来。

  趁媛媛低头擦鞋的时候,菁从上面悄无声息的下来。

  「算了,越擦越脏,还是我自己来吧。」

  媛媛都不知道菁是什么时候下来的,他不是扭到腰了么?

  菁从媛媛手中拿过鞋子,穿在了自己的脚上。「如果不脏是不是还挺好看的?」
  岂止是好看啊?简直不亚于于蕊的脚啊,媛媛心想。

  菁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媛媛的想法呢,她有意的在媛媛面前晃动着自己的脚,看着媛媛如痴如醉的表情菁很是满足。

  「媛媛你看床底下有什么?」

  媛媛低下头应声望去。可刚低下头就发现自己上当了,床底下那有什么东西,可现在自己头上却多了一只脚,准确的说是一直穿着鞋子的脚。

  「哎,腰疼的,没法玩要擦鞋,不介意我踩着垫一下吧?」

  媛媛没有回答,但菁肯定知道答案,但她不满足于这样,她想让媛媛用实际行动来表示自己不介意。

  「哎,怎么没有纸呢?我去拿点纸来。」

  说着松开了脚,起身去拿纸。

  拿完纸回来,菁看见媛媛的头依旧低着,甚至从之前的蹲姿改成现在的跪趴着。

  菁笑而不语,她回到床边,把脚继续踩在媛媛的头上,开始擦拭自己的鞋子。
  「你是为了于蕊来吧?」

  「是想把MP3放到我的书包里然后当中让我出丑?」

  「是为了给于蕊的闺蜜报仇没错吧。」

  菁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并没有给脚下的媛媛回答的余地。

  但脚下的媛媛可没有菁那么沉着,她听到菁这么一问内心不由得一惊,片刻之间竟没有回答菁。

  「换一只。」

  菁明显换了语气。

  这种语气令媛媛很有些激动。她看着菁抬起的另一只脚,想都没想就主动爬了过去。

  菁看着这一幕的发生,觉得现在已经达到比她预期的还要高的程度了,也就没有继续逼问媛媛,而是继续擦拭着自己的鞋子。

  没一会擦完了。菁松开了自己踩在媛媛头上的脚「是不是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

  「嗯」媛媛没有别的回答。

  「难道你就不想舔舔么?你不是一直有这种嗜好么?」

  「来,舔舔它,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

  被菁这么以刺激,媛媛彻底的崩溃在菁的脚下,开始跪着肆意的舔着菁的帆布鞋。

  「哈哈 真贱,做女生脚下的狗,你还真不要脸啊。」

  听着菁各种侮辱的语言,媛媛甜的更起劲了。

  菁用自己的手机以第一人称的角度拍下了这一切。而媛媛却一无所知。
  「好了,别舔了。」

  菁踢开了媛媛。

  「以后想做我的奴么?」

  「想!」

  媛媛连连磕头,「把这个放到于蕊的书包里,然后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
  菁把手机递给了媛媛。

  于蕊看到媛媛回来了,并询问了情况,媛媛谎称自己把MP3已经放到了菁的书包里。于蕊不由得十分高兴,兴高采烈的出去找李浩,车常飞等人了。
  这是宿舍里就剩媛媛一个人,她伸手向于蕊的书包……

  「菁,站住。」

  于蕊叫住了菁……

                5、

  「菁,站住。」

  于蕊叫住了菁……

  「怎么?有事么?」

  菁一一如既往的高傲态度。

  「你不觉得偷拿别人MP3的行为是可耻的么?」

  于蕊故意抬高了音调,周围有媛媛,李浩等人的助阵,她似乎没什么好怕的。
  「呦呦呦,我们的于大小姐,说话要讲真凭实据的,我什么时候那你的MP3了?就算拿我也不会拿你那种劣质的MP3。」

  菁回击也不忘挖苦一下于蕊。

  于蕊的家庭虽然算不上富裕但也是有几分家底的,但跟这位菁大小姐比起来,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像这种贵族学校,对于菁这种大小姐都是主动的录取,但于蕊的父母可是为于蕊跑断了腿,托人进来的。

  「还死不认账。」

  被戳中伤口的于蕊反唇相讥「是不是非等我找到证据你才承认?」

  「你有什么证据可列举。」

  「媛媛,给我把她书包拿过来!」

  于蕊说道。

  「住手。」

  菁制止媛媛「你凭什么随意翻我书包。」

  菁淡淡的对于蕊说。

  「因为里面有我的MP3。」

  「有没有MP3这回事先不提,翻看别人隐私这种事情是违法的。」

  菁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你要是真想看看,也行。但要……」

  「要什么?」

  于蕊急切地想知道,为了羞辱菁,只要不过分她会尽量满足。

  「要你给我跪下求我让你看。」

  菁明显已经占据了上风「又或者你不愿意,你可以让你身边的人求我也行。」
  菁看向了颖。

  于蕊犹豫着,这个菁实在太有心计了,就算知道自己即将要被羞辱,也要找一个垫背的。

  「让我去吧。」

  正当于蕊纠结的时候,颖出面了。「别纠结了。」

  看着颖大义凌然的背影,于蕊心里百般滋味,有感动,又担心,也有疑问,颖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呢?不过她并没有时间想这么多,因为她要一步一步的开始自己的复仇计划,为了给颖出口气。

  颖走到了菁的面前。

  「还等什么呢?想不想看了?」

  菁说。

  颖看着菁,慢慢的弯下双膝,直到双膝跪下。

  这一跪最受打击的无疑是于蕊,自己最要好的闺蜜居然跪在了她的仇敌面前,这种羞辱,这种愤慨,让她难以平复。

  「光跪下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说话啊。」

  菁说「求您,求您让于蕊看您的书包。」

  「光求啊?不得有点实际行动么?」

  菁戏谑道「磕三个头呗,磕了我就让她看。」

  「你怎么出尔反尔啊!」

  于蕊打抱不平到「你说跪都跪了,你还羞辱人家。」

  于蕊十分气愤,她现在恨不得把菁碎尸万段然后喂狗。

  「有你什么事,磕不磕头是她的事情,你掺和啥?」

  菁看着颖,鼓励的看着「嗯?是不是呢?」

  颖没有回头看于蕊,她默默的弯下腰,慢慢的低下头去。

  菁看颖已经做出妥协,立马把自己的脚踩到了颖的头上,把她的头压了下去,就这么磕了三个头,可菁的脚并没有松开。

  这一切于蕊都看在眼里,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上演的一幕就好像安排好了一样,从头到尾都没有NG。这让于蕊不由得十分恼火。

  「你把脚给我拿开!」

  于蕊气愤的扑到菁的面前,用手准备掀开菁的脚。

  哪知道菁突然把脚一松,扑得飞快的于蕊非但没有碰到菁的脚,反而没有刹住闸,撞到了颖俩人双双爬到了菁的脚下。

  菁看着二人趴在自己脚下,立马站立起来,走到了一旁「还好没有碰脏我的鞋。」

  这一系列的发生周围的同学们都看在眼里,包括车常飞,李浩等,但却没有人出面制止,有些是因为惹不起菁这位富二代,这其中也包括车常飞,但李浩呢?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于蕊发现自己当中出丑,立马从地上爬起来,顺势拉着颖,但力量实在很小没拉动,她也就放弃了拉,打算让颖自己站起来。

  「喏,我书包就在那,自己去拿吧……」

  于蕊顺着菁指的方向,转身去拿书包,她余光扫到颖从地上爬了起来,只是不知为何,她有重新跪在了菁的脚下,不过气昏头脑的于蕊已经无暇估计这些,她现在心中想的就是让菁当众出丑,为了颖,更为了自己!

  于蕊拿起书包,翻了半天,连个MP3的影子都没找到,不由的心中一惊。
  「怎么?没找到吧。」

  菁讥笑道。

  「哼,你把它藏到哪了?」

  于蕊怒斥菁「哼!还敢冤枉本小姐,你偷我手机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菁反客为主道这一切发生的实在突然,吓住了于蕊,她看向媛媛,媛媛有意躲闪于蕊的目光。李浩呢?他居然躲在菁的身后,这一切让她瞬间觉得自己掉入一个无底的陷阱,面前的这个女人实在太强了。

  她嘴里边嘟囔着「我没拿,我真的没拿。」

  别走向自己的书包。

  不出意外,众目睽睽之下于蕊找到了菁的手机,是从自己书包中找到的。
  「不!不是我拿的。」

  于蕊松开了手,手机应声而落「真不是我拿的,李浩,为我作证。」

  于蕊哀求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不要问我!」

  李浩强硬的态度让于蕊放弃了挣扎。

  「呦呦,我们的大小姐啊。偷手机这种事情可是要被开除的。」

  菁走到于蕊的面前,弯腰蹲在于蕊的脚下捡起了手机,蹲着重新开机。
  于蕊看着菁蹲在自己脚下,恨不得一脚踩死它但她却不敢,她知道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弄着这所学校不容易,而且人赃并获她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现在能救她的,就只有自己脚边的菁了。

  菁蹲着把玩着手机,「视频目录」她选定。

  菁就这么蹲着,她似乎知道于蕊恨不得一脚踩死自己,但她又不敢,所以菁这么蹲着也毫无顾忌,顺便摧残,打击,煎熬着于蕊的内心。

  不一会,菁站起身来,把手机放回于蕊的手里。「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于蕊没有说话,她只是默默的看着手机屏幕,因为上面正播放着这两天菁身边发生的事情。

  3天前在颖的宿舍,菁和颖展开了唇枪舌战,十几个回合菁就把颖击的一蹶不振,溃不成军,拜倒在菁的脚下,擦拭起靴子。

  2天前菁在操(淫色淫色4567q.c0M)场偶遇李浩,菁仅仅只言片语男子汉李浩就跪倒在菁的脚下。
  当然,也有昨天媛媛的所作所为。

  于蕊看着这一幕幕的镜头,片中自己曾经最忠实的奴仆和最要好的闺蜜他们享受的神情深深地打击了,她看了看正跪着的颖,远处的媛媛,李浩等人。想着自己父母托人把自己送进这所学校时的不易,她后悔了,后悔跟自己面前这仅仅5公分之遥的人为敌。她看着面前趾高气昂的菁,她简直太有心计了,自己根本就不配与她为敌,和她斗自己有胜算么?仅仅三天菁就把自己身边最密切的人变到了她的脚下。

  而自己呢,也不得不为了能继续在这所学校念书而求她。

  自己……简直一败涂地!于蕊已经接近崩溃,近乎疯了。

  「明天等着领退学通知书吧。」

  菁轻声在于蕊的耳边说了一句。

  此时的于蕊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了,她的尊严已经被面前这个天使容貌蛇蝎心肠的女人死死的踩在脚下。

  她无力的瘫倒在菁的脚下,抱着菁的脚,哀求道「求您,求您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哼,想得美,滚开,把我鞋子都弄脏了。」

  菁一脚踢开于蕊。

  于蕊立马起身又跪倒在菁的脚下用自己的舌头为菁舔着鞋子,鞋子上有于蕊的口水,自然也有屈辱的泪水。

  「真是条贱狗。从我的脚边滚开!」

  菁说道「呸!」

  菁一口痰吐在于蕊的面前,扬长而去。

  而于蕊呢?她已经彻底的疯了。

  看着菁远去的身影,她不住的对着菁临走前吐下的痰磕头,磕的额头渗出血来。她仿佛觉得只有这样菁才能原谅自己。班里的学生都走光了。只剩车常飞,但不论车常飞怎样劝于蕊,于蕊就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对着菁的那口痰磕头。直到昏迷……

  三小时后,病房里多了一名住院的女生。

  「据说她是给别的女生当狗,磕头把自己磕晕的。」

  「啊?这么贱啊?」

  护士们讨论着……

  「额,她的晕倒是过分激动,休息一会就好了。」

  医生看车常飞把于蕊送来,一位他是家属,就对他说明了情况,然后和那帮小护士们一起八卦起来。

  到了晚上。于蕊隐隐约约的有意识了。她看了看身边过度劳累熟睡的车常飞。突然想到了自己晕倒前屈辱的一幕幕,她两行热泪喷涌而出,再次疯狂了……
  从床上滚了下来,对着菁宿舍的方向不住的磕头……

  晚上,菁宿舍。

  「阿嚏,阿嚏。」

  菁连打了俩个喷嚏。

  「呵呵。」

  菁笑了,她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于蕊现在肯定又在哪个没人的角落给自己磕头呢吧。……

                6、

  「于蕊,于蕊,看着我……别再磕头了,她看不见你的。」

  车常飞很是不忍的看着不住磕头的于蕊。

  「求您,求您原谅我。」

  「啪!」

  车常飞一巴掌扇在于蕊的脸上,这一巴掌打下去,车常飞比于蕊疼多了……
  但也许这是让她恢复理智的唯一的方法……

  一巴掌被打到脸上的于蕊,停止了磕头,仿佛清醒了不少,趴在地上抽泣着。
  「别这样,你还有机会的不是么?」

  车常飞吧于蕊的小脑袋揽入怀中,轻声在她耳边安慰着。

  「我还有什么机会,我的自尊被她踩得粉碎,你还有什么呢?」

  刚清醒地于蕊仿佛又有些抓狂。

  「你还有我,你还有我啊。」

  车常飞不停地安慰着于蕊。

  两天后,于蕊出院。

  「你这两天,什么都不用管,唯一要做的就是忍,和等我回来。」

  车常飞在校门**代了于蕊几句,这两天于蕊基本没怎么睡觉,一到晚上就做噩梦,面容憔悴了不少,这让车常飞很是心疼。

  「你呢?不上课了么?」

  经历过这件事,于蕊觉得学校里就车常飞能像亲人一样对待她,她现在有点离不开车常飞了。

  「我这两天可能不上课了,不过你一定要等我,不管菁对你做什么,你只需要忍,为了让自己不被开除。」

  车常飞有交代了两句就匆匆的走了。

  于蕊看着车常飞离去的身影,这个男生真的会为自己翻身么?还是和媛媛,李浩他们一样?

  无巧不成书,于蕊无奈的转过身后竟发现媛媛在她身后,满脸歉意的看着她。
  于蕊并没有正眼看她,只是用余光扫了一下,就走开了,她觉得这种做狗都不忠诚的东西没必要脏了她的眼睛。

  而媛媛呢?一直紧跟着于蕊。

  于蕊并没有制止她,而是向人烟稀少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场走过去,她正在酝酿着复仇的第一步,这是菁曾用过的,就是把菁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变到自己脚下,哪怕是自己的闺蜜颖。于蕊想到这里不由得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还是自己么?看来愤怒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但是在这社会中,善良的人会有好结果么?

  果不其然,媛媛真的跟着于蕊到了后操(淫色淫色4567q.c0M)场,于蕊走到乒乓球案边,坐了上去。
  「为什么跟着我?」

  于蕊问道,毫无情绪的问。

  「我,我想给您道歉。」

  媛媛结结巴巴。

  「哼,是道歉,还是跟踪?」

  于蕊戳穿了媛媛的谎言。

  「我,我真的是道歉来的。」

  「你凭什么让我信你?」

  于蕊到不担心菁的跟踪,因为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

  「这个……」

  「聪明的话就快点!」

  于蕊有些不耐烦,翘起了二郎腿。

  「扑通。」

  媛媛跪倒在于蕊的脚下,于蕊住院的这两天,媛媛也没有什么好果子,不是被冷落,就是被排挤,好久没有尝试到被虐的快(和谐)感的她基本上是主动的跪在于蕊的脚下。

  「呦,你这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着我多受不起的。」

  于蕊假装很惊讶的样子,从乒乓球案上下来,不小心踩住了媛媛的手,她并没有松开脚,而是戏谑道「你快起来,别跪着啊,这么下贱的跪着被别人看见多不好的。」

  「于蕊,求您,求您原谅我。」

  媛媛自作主张的舔起于蕊的鞋子。

  于蕊才不会这么久让她满足的,媛媛刚舔了没一会,于蕊就把脚抽走,踩在媛媛的头上,然后慢慢发力,仿佛要把媛媛的头踩进操(淫色淫色4567q.c0M)场的地里一样。

  「啊……」

  毕竟是女生,被这么踩着疼的叫两声是难免的。

  「啊,怎么了?弄疼你了是么?」

  于蕊假装关心道「真对不起,我只是想上乒乓球案,太高了也没什么踩得,要是真弄疼你就算了,我就不上了。」

  于蕊松开了脚,转身准备走。

  「额,没有,真的不疼,只要您能原谅我,怎样都行。」

  说着,用双手捧起了于蕊的右脚,重新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呵呵,真贱啊!」

  于蕊轻声嘀咕了一句,虽然是轻声,但足以让媛媛听到。

  于蕊用力的踩着媛媛的头,左右旋转着,就好像想碾碎一样,这使得媛媛钻心的疼,流出了眼泪,好在媛媛坚持住没有哭出声来,否则免不了有更狠的。
  于蕊看着脚下想哭不敢哭的媛媛,娇笑了起来。

  于蕊坐上了乒乓球案,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坐上去的。

  「抬起头来。」

  于蕊居高临下。

  由于脸上有泪,把地上的尘土都融成泥巴站在了脸上,看着媛媛花猫似的脸,于蕊忍不住有用脚蹂躏了一番。

  蹂躏过后,媛媛准备用手纸擦拭脸上的泥巴。

  「怎么擦掉啊,弄到地上多不好的。」

  于蕊忍不住笑着。

  「啊,这多不好。」

  媛媛不聪明但也不笨。

  「其实我踩过的泥巴也挺有营养的,你要不想也就算了。」

  于蕊居高临下的望着媛媛,她知道媛媛会心甘情愿的。

  「别,我吃……」

  说着,媛媛把擦掉的泥巴都放进了嘴里。

  「哈哈,看你吃的那么起劲的,别急,慢慢吃,这里还有。」

  于蕊看着自己的鞋底,她似乎痴迷于这种践踏人自尊的游戏了。

  晚上,颖和于蕊的宿舍。

  第一天出院,收拾了媛媛,有些疲惫的于蕊很想在宿舍睡个安稳觉。

  一推开门,直入眼帘的是一个女生跪在地上舔舐着一双帆布鞋的鞋底,直觉告诉她这个人是颖。

  「呵呵,真是贱啊。」

  轻手轻脚的走到颖身后。

  颖被突然进来的于蕊吓了一跳原本背跪着她的颖转过身来,就好像是跪在于蕊的脚下一样。

  「呵呵,原来颖也喜欢这个啊。」

  于蕊抬脚踩在颖手上的鞋子,并死死的踩在地上,颖的手也无法抽走。于蕊其实也不想这么狠的毕竟曾是自己的闺蜜。

  「住院两天了,鞋子都没刷,怎么,不帮老朋友舔舔。」

  于蕊平复了一下情绪。鄙夷的看着自己脚下捧着两双鞋子的颖。

  咦?这双鞋很眼熟啊?是很眼熟,这不就是菁脚上的那双么?于蕊还舔过的……

  作者不得不再说一次无巧不成书,房门就这么开了,毫无预兆的开了,走进来的居然是菁……

  「呵呵,原来于蕊也在啊,这么快就出院了?」

  菁笑着……

  请大家放下所有的顾虑,本文的主角是于蕊这是无可厚非的,于蕊在前期受到的所有痛苦,屈辱会在后文十倍甚至百倍的还回去,请大家不必担心,不求大家支持鼓励,只求多给笔者一点时间……

                7、

  「呵呵,原来于蕊也在啊,这么快就出院了?」

  菁笑着……

  于蕊一听是菁的声音,下意识的要跪在菁的脚下,只不过于蕊的理智控制住她了,才让她没有出丑。

  「你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

  于蕊淡淡的回了一句。

  「我只是来看看你的挚友颖把我的鞋子清理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没……」

  「额,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了一支,另一支……」

  颖看了看自己被踩住的脚。

  「呀,怎么被于蕊踩着啊。」

  菁并没有动怒,而是激了她一句「明天我还要穿着这双鞋子见校长呢……」
  于蕊当然知道她暗示着什么「我帮你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你回去吧。」

  「没事,现在也不晚,我就留一会,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我好直接带回去。」

  菁善解人意的……

  「你愿意等就等吧。」

  于蕊不想争辩什么。于蕊松开了脚「颖,你有毛巾么?」

  「要毛巾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

  菁插嘴道「就像你那天一样,那样也能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

  于蕊当然知道是哪天……她当然也不愿意。

  「不管菁对你做什么,你只需要忍,为了让自己不被开除。」

  车常飞的话回荡在耳边。

  于蕊屈辱的拿起菁的鞋子,舔了起来。

  「慢着,当天好像不是这样的吧?」

  菁笑道「当天鞋子好像在我的脚上,而且你好像是跪着的。」就算是再能忍的人也不会做出这么屈辱的事情的「菁你不要太欺人太甚!」

  于蕊忍不住回了一句。

  「不愿意就别跪,我也没逼你。」

  菁淡淡的回了一句。

  「我……」

  于蕊说不上话来,她是没有逼自己,可自己有选择的余地么?

  于蕊屈辱的跪在了菁的脚下,伸手准备给她穿鞋子。

  「把我鞋放下,别用你的手弄脏了。」

  菁拿过鞋子。「头贴着地,别问为什么。」

  于蕊放弃了反抗,用头贴着地。

  菁把鞋子放到了于蕊的头上,用脚踩了上去,左右扭动了一会,就像于蕊踩媛媛一样,于蕊庆幸这里没有泥巴,要是有的话估计她也得逼迫自己吃下去。
  菁踩了一会穿上鞋子。用脚勾起于蕊的头。「呵呵,两天不见,漂亮了不少,在医院没少给我磕头吧……」

  菁挖苦了于蕊一下。就让她舔起了鞋子。

  于蕊整整舔了十多分钟才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舌头舔得发麻。

  其实菁也挺累的,被舔的过程中她也没少羞辱于蕊,把脚举得高高的看着于蕊对自己的膜拜,让于蕊**底之类的……她现在确信,于蕊在自己面前已经没自尊可言了,她甚至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一条狗,只要菁一跺脚,于蕊都可能随时不住的磕头。

  「好了,挺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的。」

  菁满意的看了看踩在于蕊头上的鞋子。「挺晚的了,我也不想回去了,不介意我就在你们宿舍睡了吧……」

  菁脚下使了使劲,就好像在征求于蕊的同意一样。

  「三个人……两张床。」

  被踩着的于蕊吃力的说了这几个字。

  「床位你不用担心,搞不好还会空出来的……」

  菁说……

  结果呢?床位当然空出来了。颖跪在床下,菁睡屈膝睡在床上,于蕊呢?菁当然有安排,菁膝盖下面的小空间,于蕊当然不能反抗,只得蜷在这么点小地方,一晚上,三人就这么睡着,当然,睡得最香的是颖,因为他已经习惯了……
  而菁和于蕊基本上没睡,菁是想方设法的羞辱于蕊,用脚踩脸,用膝盖内侧压着于蕊不让她呼吸等……

  第二天清早……

  三个人都起晚了……颖跪着帮菁穿鞋袜。而菁呢?

  她在帮于蕊穿鞋袜,这么做肯定是有她的想法,是为了看清于蕊到底把自己摆在一个什么位置,顺便看一下她的奴性。不出意料,被弄醒的于蕊看见菁的举动,不由得很是不习惯,立马下了床,迷迷糊糊的给菁磕起头来……看着这一幕菁不由得十分满足,用脚踩住了于蕊的头「别磕头了,快上课吧。」

  被这么一踩于蕊仿佛才清醒了……自己头上这只脚的主人可是自己恨得牙痒痒的人啊,自己怎么会主动给她磕头呢?这让他不由得十分屈辱……

  下早读、「就要跑操(淫色淫色4567q.c0M)了……」

  于蕊也意识到了……可自己连早饭都没吃,再加上一晚都没睡好,哪还有劲啊,这个班级里基本上没有关心她的了。

  「于蕊,还没吃饭呢吧?」

  菁说道。

  这句话令于蕊觉得很受用,但她不知道菁有什么用意,只是怯生生的点了点头、「给你,这里有一片面包,要不你先吃了吧……」

  菁好心道……

  「谢谢」于睿接过面包,一口气塞进了嘴里。

  「呵呵」看着于蕊狼吞虎咽,菁不由得乐了起来。与此同时,和菁关系好的人也有些笑了起来。

  于蕊觉得这里可能有阴谋,她突然发现嘴里的面包味道不对,这味道,好像是菁的脚……于蕊被臊了个大红脸,快速地跑出了教室。

  下早操(淫色淫色4567q.c0M)。

  于蕊慢吞吞的走到自己的座位边上,一屁股坐了上去。

  「于蕊,刚跑完操(淫色淫色4567q.c0M)累不累啊。」

  菁没等她回话「我这里有早读剩下的面包,你吃不吃。」

  这是吃不吃的问题么?于蕊知道自己并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哪怕她知道这面包是被菁踩过的。

  可让于蕊郁闷的是菁两手空空,面包在哪呢?

  菁似乎看穿了于蕊的内心,跺了跺自己的脚「喏,在这里面,想吃就自己拿……」

  于蕊看着菁的眼睛,这女人可真是狠毒!居然这般羞辱自己,她也知道自己没有余地去选择别的,只得从座位上下来,蹲在菁的脚下准备解开菁的鞋带。
  菁抬脚,踩住于蕊的膝盖,按到了地上。「以后动我的鞋子只能用这个姿势!」
  说着松开了脚把鞋子放到了凳子上,和于蕊的头平行的凳子。

  于蕊动手解开了菁的鞋带,抬着菁的脚,虽然袜子不是黑的,但跑过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脚,味道确实不怎么温柔……里面的面包可想而知。

  于蕊从里面掏出了面包。这面包在菁的鞋里躺了一早读,还被菁踩着跑了草,味道和颜色暂且不说,上面这湿湿的液体就让于蕊一阵恶心。

  「怎么,不喜欢我给你的早餐。」

  「喜欢」于蕊屈辱的说。

  「喜欢,怎么不见你谢我呢?」

  于蕊听菁说这些话恨不得一脚踩死于蕊,但一想到自己的就学问题,不得不说了句「谢谢。」

  「你说什么?」

  菁含笑着问。

  「我说谢谢!」

  于蕊接近崩溃了。

  「声音大点啊,那么小谁知道你说什么呢?」

  菁似乎想逼疯脚下的这个可人儿。

  「我说谢谢你菁,谢谢你给我的早餐。」

  于蕊几乎是咆哮出来的,她哭了,她知道自己败了,她知道自己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这么有心计的女人,令他可怕的发抖,她无力的跪趴在菁的脚下。
  「呵呵,这还不错。」

  菁满意的点点头。「听说,前两天你还对着我的痰不停的磕头是么?我倒是挺想看看的!」

  说着对着于蕊吐了一口痰。

  于蕊看着面前这一口痰,她有什么选择呢?不就是逆来顺受么?她言听计从的对着着口痰磕着头。

  「别离那么远啊,近一点。」

  于蕊跪着爬的进了一点。

  「再进一点」于蕊又跪的进了一点。

  「好就这样,继续。」

  于蕊没有反抗。她知道她这一磕头,肯定是会沾到痰的,她知道自己在菁面前就不该谈什么自尊,她的灵魂已经被菁蹂躏的粉碎,她几乎疯狂了,不住的磕着头,就像前两天一样。

  「用面包把痰擦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头上的 ,地上的。然后吃了她。接着,滚出我的视线。」

  菁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于蕊的,近乎疯狂的她除了言听计从还有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就像菁说的那样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屈辱的吃着面包,哭得不成样子。

  她多希望车常飞能突然出现然后告诉她菁马上就会臣服在你脚下的。

  可车常飞呢?他在哪?

                8、

  放学后,出租屋。

  这是于蕊让车常飞帮自己在学校外面租的一间屋子。因为她实在不想再宿舍住了,她怕菁,怕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无缘无故的羞辱她,让她当众出丑。
  由于资金有限,于蕊租的是一间条件不怎么好的屋子,还是在顶楼,但屋内应有的设备还是有的,比如厕所厨房之类的。

  心力交瘁的于蕊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今天白天被菁羞辱的一幕幕,她不再是恨得牙痒痒,而是默默地哭了起来,泪水浸湿了大半个枕头。由于过度的累她竟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于蕊醒了过来,是被噩梦吓醒的。不得不说菁对她身心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就连做的噩梦都离不开菁的羞辱。

  于蕊醒后叹了口气,拉灯准备上厕所,不知道是停电了还是出租房的电路有毛病,任凭于蕊怎么拉,灯都不亮,于蕊本就胆小,再加上这是个陌生的环境并且还没有灯,于蕊就越发的觉得这里很是诡异。

  但一阵尿意袭上心头,她又不得不抹黑进了厕所。

  进了洗手间之后,迎面是一面墙,墙上是一面大镜子,镜子前是一个座便器。
  于蕊在洗手池面前站住了,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结果发现自己脸上挂着一种很诡异的笑意。

  于蕊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嘴,镜子里的她也摸了摸脸,又摸了摸嘴……

  于蕊不由得皱起眉头,她笑了么?这种时候她怎么会笑?

  于蕊向左歪了歪脑袋,又向右边歪了歪脑袋,然后又举起手挥了挥示意了一下。

  镜子里的她也做了完全一模一样的动作,除了脸上挂着那种很诡异的笑意之外,别的于蕊并没有找到任何异常。

  于蕊张了张嘴,镜子里的她也张了张嘴,随后她闭上了嘴,镜子里的她也跟着闭上了嘴,但是嘴角仍然微翘着,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在诡笑一样。

  于蕊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然后把它向下扒了扒,她实在不能确认这诡异的笑意是否是由她自己发出来的。

  于蕊猛地背转了身,然后又猛地回过了头来,看向了镜中的自己。

  好像一切正常……但又好像有些不太正常……

  镜中的自己动作似乎稍显缓慢了一些,不同步吗?

  于蕊再一次猛地转过了身去,然后又猛地转回了身来,然后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镜子里怎么空无一人了!

  「草!」

  于蕊不由得骂了一声。

  平复了一下心情于蕊又看向洗手池上的大镜子。

  远远的看过去,于蕊发现镜子表面就像是萌上了一层水雾,让于蕊远远的看过去时,自己的身形显得很模糊,感觉不是很真切。

  揉了揉眼睛又看向了镜子,镜子里的影子很正常,除了嘴角那诡异的笑意。
  于蕊正观察着自己的嘴角,突然从洗手间里面传来了一阵女人的笑声……
  紧接着自己身后的马桶中突然爆发出水流的声音,就像是谁刚冲过厕所一样。
  「谁在厕所里!」

  厕所门外突然传来一句质问。这声音很是耳熟,但于蕊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听过。

  于蕊当然没有回话,因为她不信有鬼她觉得门外肯定有一个对她图谋不轨的人,于是她锁住了厕所门。打算在厕所里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清早报警。

  可就在她觉得天下太平的时候,厕所门突然被猛烈的撞击着。

  这每撞一下仿佛就像撞在于蕊的心口上一样,这样下去不出一会们就会被撞开的。

  果不其然门被撞开了,令人惊讶的是门口竟空无一人,究竟是谁在屋子里面?是人是鬼于蕊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了。她冲出厕所,逃也似的跑上了床。躺在床上的她安慰着自己,这只是场梦,这只是场梦,不过就算这是梦也太真实了吧……

  「咚咚咚」有人敲门,这么晚了谁回来啊?于蕊又是第一天住到这里,门外是人是鬼?

  于蕊来不及多想,不管是人是鬼肯定对自己不利,她冲进了厨房,拎起菜刀,快速地把门打开,对着门外就是一通乱砍,可结果呢?门外还是空无一人。近乎崩溃的于蕊突然觉得胸口一阵疼痛,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上半身,已经血肉模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

  「我是要死了么?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于蕊倒下了,躺在了血泊中,手中拿着沾满自己鲜血的菜刀。

  「啊!」

  于蕊醒了,擦了擦头上的汗。「原来是场梦啊!」

  平复了一下情绪后,于蕊拉灯准备上厕所,于蕊惊讶的发现灯拉不开,这不都是自己梦中的么?

  难道她们都成为现实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真的难逃一死?

  于蕊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去厕所看一看比较好,她轻手轻脚的走进厕所,这格局和自己梦中梦见的一模一样,这让她不由的背后发冷,她实在是不敢抬头,她怕一抬头看见镜中的自己在诡异的笑着,但她又不得不抬头,因为她想知道这一切只是巧合还是预示。

  「呼」于蕊深吐了一口气。还好镜中的自己没有笑,她转身蹲在座便器上开始方便。方便结束后,她冲了厕所。

  她走出了厕所,准备上床时听见厕所里传来一声声女人的笑声。她不由得很是害怕,对着厕所大喊了一声「谁在厕所里!」

  没有人回应。

  惊魂未定的她不知如何是好,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除了去厕所看个究竟还有什么呢?于蕊冲向了厕所,门被人反锁了?开不开,好在这时旧房子,家具本来就不结实,她开始狠命的撞击着门,没一会厕所门被撞开了。

  空无一人,又是空无一人!于蕊倒吸一口凉气。突然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声,声音像是上楼的。一定是她,肯定是他来我的房子里捣鬼的!

  于蕊冲出了房间,拼命的爬楼梯,怕了一会突然意识到什么。自己不是住在顶楼么?怎么会有楼上?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不通啊!于蕊害怕的要哭了,但是这不是哭的时候,她有转身下楼。可是不论她怎么下,这楼梯似乎就根本下不完,就好像一直是螺旋向下的,而且每下一层,都会有一个这样的屋子,这屋子就是于蕊租的那间……
  于蕊想回去,不管这是不是自己真实的住所,有个栖身之处也比在这变(和谐)态的楼道中呆着好。

  于蕊掏出了钥匙。「草!」

  这门上根本就没锁孔。

  于蕊疯了似的敲击着门最后无力的趴在门上。这都是什么啊!

  突然门开了。一道寒光闪现了一下,拿刀人似乎很是眼熟,但没等她多想拿刀人就疯了似的狂砍着自己,直到把自己砍得血肉模糊,倒在血泊里。

  闭眼前,她记起了那个拿刀人,她不就是出租屋中的自己么?

  难不成自己走进了错乱的时空?

  她已经没有想通的时间了,她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模糊,知道消失。

  「什么味道!」

  于蕊突然觉得鼻腔充斥这一种熟悉的怪味。

  「哈哈,你醒啦?」

  于蕊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面前貌美天仙的人。她是菁没错。

  「怎么样,我的脚好闻么?」

  菁讥笑道。

  「好味道!」

  这是于蕊第一次赞美菁脚上的味道。要不是菁的臭脚,她现在肯定还在那个恐怖的噩梦中挣扎呢。

  可她也不敢确定自己现在是否不在梦中……

  又或者更大的噩梦在等着她呢……

                9、

  「But if you wanna cry。

  Cry on my shoulder。

  If you need someone……」

  一阵铃声从菁的裤兜中迸发出来。

  菁松开了踩在于蕊脸上的脚,跑开接了电话。

  于蕊呢?还在没从刚才的梦中回过神来。

  5分钟后……

  清醒的差不多的于蕊看见菁从门口回来,于蕊明显看出接过电话的菁眼神中有些不同,不同于以往的桀骜不驯……相反多了几分惆怅。

  于蕊迅速捕捉着菁的眼睛,与她对视了几秒后菁居然躲开了视线。这不由得让于蕊很是纳闷,对是处于下风的一方,不是怕自己就是多自己有所顾忌。
  片刻的分析后于蕊冷哼了一声,直视着菁。

  「快洗漱一下,快迟到了。」

  菁打破了沉默。

  于蕊并没有说什么,洗漱了一下,回到床边,准备穿鞋袜的时候发现鞋袜都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放好。

  这更加印证了于蕊的猜测,车常飞那边一定有进展了。

  「一定是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对吗?」

  于蕊微笑着询问,说真的于蕊天生的一副美人胚子,微笑起来一口皓齿洁白无瑕,两颗玲珑酒窝更添几分可爱的味道。

  「你没有偷闻它们吗?我可是好久没有洗了」于蕊嘴角依旧上扬。

  「我可以帮你洗的……」

  菁低着头,小声嘟囔着,水灵的眼睛似乎随时都会滴出水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

  于蕊似乎想证明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两天挺对不起你的,想为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作为补偿。」
  菁并没有说实话。

  于蕊没有再问什么了,她坐到床边穿上袜子,娇足伸进鞋子里,并没有急着系鞋带,而是看向了菁。

  菁看着于蕊的鞋子,她没想到自己曾经对于蕊做的一切这么快就在自己身上发生,她没有理由不去系,她弯下腰去在手快接触到鞋带的时候于蕊突然抬起脚。
  「怎么能让您给我解鞋带呢。」

  于蕊抬脚踩在了菁的肩膀上「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借我1000块钱吧。」
  被于蕊踩在脚下的菁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系完鞋带,于蕊伸手拍拍菁的头「去上学吧,顺便给我请个假。」

  「怎么?你不去学校么?」

  菁问道「我有点事,关于你的事。」

  于蕊有意的吓了她一下。

  「可不可以,不要那样。」

  菁没有起身的意思,听于蕊这么一说反而快要跪下了,眼眶迅速湿润了起来,与前几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高傲有了明显的落差,但现在的菁更会让人多几分爱怜。「我爸爸他很不容易的。」

  「哼,只要你乖乖的我就尽量不那样。」

  虽然于蕊还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只有自己片面的猜测,但也不能让菁看出来自己毫不知情。

  「谢谢」菁如释重负,但悬在眼眶的泪珠也随之掉了下来,落在了于蕊的鞋上。

  于蕊并没有说什么,抬脚在菁的脸上蹭了蹭「快走吧,要迟到了。」

  看着菁起身走出了宿舍,于蕊很快给车常飞打了个电话。

                10、

  「喂?是车常飞么?」

  「嗯,于蕊,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说呢,乱七八糟的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嘿嘿,没想到这么快菁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啊?你就别卖关子了。」

  「听我慢慢给你说。」

  菁出身豪门这是校内众所周知的,菁家长便面是做服装生意的大亨其实暗地里已经掌控了整个S市服务行业,当然不是什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的服务,许多人对他们是很之如果但又不敢说些什么,这也是菁为什么敢在班内为所欲为的原因了, 如果你也有一位李刚等级的父亲你也会这样的不是么?

  车常飞的父亲跟菁的家父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就连菁父现在辉煌的企业有一半都是车父当年陪他打下来的,但由于菁父后来的错误方向,到这车父最后婉言离开了自己曾打下的半壁江山。

  而车常飞恰好就是利用这一点,用他爸爸的名义菁父的公司内收集各种违法行为的证据,直至前两日(淫色淫色4567Q.COM),他收集的证据已经足以推翻整个菁氏王朝,车常飞就果断的给菁父打了电话,估计菁父立马给菁打了电话,菁自小娇生惯养,肯定不愿意离开腰缠万贯的生活,所以便有了今天早上的那一系列事情。

  「哈哈,真有你的。」

  于蕊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

  「嘿嘿,一会我给你传真过去一份作假的证据,反正菁又不知道什么真假,或许你可以用那个假证据来对菁……」

  「哈哈哈哈 」两人在电话两头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挂断电话,于蕊下楼去附近的传真点接收了车常飞给的证据,然后顺便去银行,取了菁给打的那些钱,买了一双高跟鞋和一套新衣物就快速的回到了宿舍,在宿舍换上新买的衣物和鞋子,显然是小女生,于蕊迫不及待的跑到镜前,于蕊不是个很自恋的人但不得不说她被自己这一身行头也给迷住了。

  于蕊走离镜子,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于是走到床边,拿起了自己那双帆布鞋中很久没洗的棉袜,放到了自己的包里。菁不是说要洗么?呵呵,成全她吧。想到这里,于蕊不由得失声娇笑,哈哈……自己居然这么善解人意的……

  过了一会,于蕊下楼去,她准备买上一支笔,= =好久没去学校笔都没了。
  到了楼下,于蕊这一身的回头率肯定不会低的,原本应该边抽烟边看报纸的门卫此时都忍不住搭几句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