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冬,白丽为敌後女子别动队队长,负责情报收集和除奸工作。在一次任务中,由於内部高层领导叛敌,交出了名单和行动计划。致使白丽和队员落入陷阱,她奋力拼杀,掩护其他队员撤退,最终由於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在五名特务的围攻下被活擒。

  在敌人的刑讯室里,审问开始了。她依旧挺起胸膛,高昂著头。特务大声叫:「说!你的联络人是谁?任务是什麽?」

  白丽:「我什麽也不会说,既然落到你们手里,要杀便杀。」

  女特工:「想死,没那麽简单,听说白丽小姐还是姑娘,没有结婚。来人,先扒光她的衣服。」

  「住手,」白丽大声喝住冲上来的特务们「我自己来」说著她慢慢脱去了上衣和裤子,又在敌人面前解下了胸罩,坚挺的乳房展l露了出来。她昂首慢慢走到行刑室中央。


  女特工上前一把扯掉了她的裤衩道:「要脱就脱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穿着裤衩怎么上刑,女人身上长的你有我有大家都有,怕羞就招。」并在她的私处淫笑着揪了一把,之後用铁链和手铐绑住她的胳膊和白皙的大腿,把她赤身裸体地吊在刑架上。四肢打开地固定上。

  白丽乳房丰满,臀部高跷,身材非常性感。

  男特务,看著她白皙的裸体说:「没想到会这样被一丝不挂的落到我们手里吧,今天让你这妞也尝一尝宪兵队专门为你准备的刑罚。」

  女特工走上前,一边摸著白丽的乳房一边问:「说不说?不说往死里整,让你生不如死。」

  白丽知道自己将受到敌人非人的折磨,她高声到「呸,你们扒光我,给我用酷刑,用此来羞辱我,看我在严刑拷打中屈服,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你们也休想让我招出上级的下落。」

  「好,我要看你能顶住我的几种刑具。用乳房钳给我夹她的乳房。」

  白丽见敌人把一个铁箍上在自己双乳上她不禁直打冷战,这种酷刑自己还是第一次受。她觉得乳房猛得被收得紧紧得,铁箍链勒进了肉中。双乳涨得要爆开。
  「说!」敌人怒吼到。

  「不知道。」白丽坚定如初。

  「收紧」用刑的大汉用力一拉绳索。

  「呀……」白丽终於忍不住轻声叫了一声,铁箍把她的乳房箍得成了紫色,奶头都出水了。

  乳房是女人的命根,最不堪虐的地方,白丽疼痛难忍,但一看到特务打手的淫笑。

  她又挺起胸,大声到:「我死都不怕,还怕你们的羞辱吗。」

  「好,再收紧」大汉把绳索拉得吱一声白丽感到双乳箍得痛涨无比,奶头都要炸了。女人的性冲动开始在折磨中增长。


  她脸开始涨红,呻吟开始控制不住。「呀……呀!」她痛苦地扭动起来。
  「怎麽样?白小姐乳房很涨吧?说了吧?」女特工说

  「住口,我什麽也不知道!没什麽可招的……呀啊!」白丽在敌人的乳房钳的酷刑下,挺了30多分锺,没有招一个字,女特工把烧红的钢针对准了她的乳头,白丽感到了白热的刺痛在逼近,她深吸了一口气。

  「招不招,组织在哪,和谁联系,不说扎你的乳头。」女特工问


  「呸,我不招。」

  「说了吧,咱们女人何必在这受这种罪呢,以後连孩子都养不了。」

  沈默女特工把钢针刺进了白丽的乳头,慢慢地捻动钢针。

  「呀!……!!」她大声尖叫了一声便昏了过去。

  凉水浇过她的裸体後,特务们见白丽的身材更加性感,Y。D的审问开始了:「白小姐,刚才乳房很涨吧,很爽吧,说上级联络人在哪?你的任务?不说,扎你的奶头,阴蒂。」女特工边说边摸白丽的肚脐眼

  「呸,你这只傻逼,我总有一天让你知道自己的下场。锄奸队会废了你这败类。」

  「贱货,不给你颜色,你嘴总硬,来人给她的屁眼开塞,我让她尝尝」后庭开花「的滋味。我要先看她的下场,给我往死里捅。」肛门钻被抬了出来,一根铁柱从马背上升起,正对白丽裸露大腿叉正中。白丽吊高後,被敌人分开大腿,骑马蹲档慢慢放下,肛门坐入杯口粗的铁钻杆中,肛门被插入冰冷的金属棒涨满。
  敌人没有轻饶她,猛地向下一送她,她遽然收紧下身——提腰,但铁棒仍象火车头一样涨入了她的黏膜中。

  「哦!……啊……畜生们,你们下半辈子会遭报应的。哦!滋……铁杆被捅入肛门一尺深,一直扎到白丽的直肠里。屎浆都被扎了出来,顺著金属棒向下流。
  男特务们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杯口粗的铁棒插进了娇豔的女地下党的肛门里,白丽居然坚强地挺著身躯,没有任何屈服的样子。

  女特工用手慢慢抚摩白丽的裸体,从乳房到大腿中间那个钻入铁柱的白皙丰满臀部,金属棒2/ 3已没入白丽白嫩的肛门中间。

  「白小姐,折磨对你这样一位野性难训的女卧底,不用原始的狂野的性器具,你很难就范屈服,这回让你知道我们是如何对付被俘的锄奸队女匪的了吧?」
  「说不说?」

  「不知道,啊……」

  白丽痛苦地摇了摇头,痛苦不堪,连续的酷刑让她无力挣扎。

  铁杵被慢慢拉出,女特工冷笑看著快要挺不住的白丽,当著白丽的面,在铁杵上涂上了辣椒油後,铁杵再次被深深地捅入白丽的肛门里。她直觉这次肛门象钻入了一根烧红的火捅条。她疯狂的挺起了髋部摇摆,试图摆脱,并顾不得女人的羞耻,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了一声。

  女人敏感的肛门被铁杵无情的蹂躏著,拔出,再次插入。她在铁马上拼命的挣扎,挺起——夹紧,但始终不向女特工求饶。白丽呻吟扭动,顾不上敌人的嘲笑,疯狂挣扎,姿势痛不堪忍。屎尿也无法再把持住流淌了出来。女特工见状很是满足,她一直嫉妒白丽的美貌,她想让白丽屈服,为此她专门要求亲自审问白丽,她知道女人最不堪虐的敏感部位,设计了最淫酷的刑具,审讯白丽和其他被捕的女别动队员时都是剥光後拷打女性敏感部位。「说不说,不说让电棍捣烂你的肛门」

  「不…。知道!」白丽死也不愿向特工求饶,尽管她感到刑具在她的肛门里把屁眼都要捣烂了。

  如果这样狂暴的蹂躏继续下去的话,一个女人,即使是钢筋铁骨男人也挺不了一个时辰。何况毒刑专门对付女人的弱点,狠命往致命私处捅。「给我给她用力按,说,这次的计划是什麽?组织在哪?」敌人的吼叫和酷刑还在持续。
  「呀……啊,没有什麽可招的。畜生!啊啊啊!」白丽抓紧绳索,奋力向上挺著胯部。

  「让她的男战士看她挣扎地挺著她的臀部的好戏。」被捕的游击队员被带进女性刑室,他们被眼前的严酷的情景惊呆了。

  男队员在突围中不知他们美丽身手矫健的女队长白丽也被捕,队员们看到阴暗的地牢中,挂满了刑具,火炉,烙铁,铁捅棍,还有他们没见过的女性专用刑具,电针,乳房钳,肛门钻,铁阴茎。行刑的人赤膊上阵。

  而他们的女队长一丝不挂地被吊在刑梁上,大腿被铁索拉直後向两边分开,身体成‘大’字,裸露的阴唇後面,肛门正中坐著一根钻杆。粗壮的钻杆深深地埋於女性的体内,使她几乎是被裸体穿在立杆上,体液和便液顺钻杆渗出。
  「看你们的队长不招出组织的下场。你们说不说?不招继续给白小姐点性刺激,让你们也开开眼,见见平时见不到的女队长的秘密。来把白小姐的大腿匹得再大些。白丽的大腿被铁链叼起抬升到要断的地步,大腿大开冲著男同志,两片阴唇也被拉开,一直可看到黑洞的阴道口,男的被带进来时已被扒光衣服,男队员从未见过审讯的场面,各种刑具另人毛骨悚然,而受刑的是他们的女队长白丽而且是赤裸受刑,男队员也被震慑住了。

  白丽咬紧呀准备不再喊叫,宁可被折麽死,也不能屈服。她忍著巨痛说道:「同志们,不论敌人对我用什麽刑法,都不能说,这是命令。」

  「啊——」气坏的女特工猛地把电辊插入白丽分开的阴道口里,发疯的一捅。
  白丽忍不住大声惨叫了一声「畜生,呕,唔」。最後尿都出来「畜生,不知道,啊………」白丽撕心裂肺惨叫一声,阴道极度痉挛。下胯上挺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没入阴道的电棍头直指向天。不停地颤动,但她一直挺著喊。「不能招供!——啊!!!!!!」

  「白小姐,后庭开花的滋味不错吧,如果再加前庭水攻,没有一个女人能挺得住,招吧。」

  「不知道,还有什么刑罚就来吧。」

  「叫你嘴硬,来人,给我们的女英雄灌辣椒水——前庭水攻,要热辣的,窜火的辣椒配开水,从她的尿眼子往里灌。」

  「畜生,哦……不不,啊……啊。」女人撕心裂肺的一声长长的惨叫。
  辣椒水象掘堤的热浪冲入女英雄的尿泡里,她觉得自己的下身在膨胀,马上要爆开。尿泡里灌满了辣椒水,惨叫声充满了行刑室。

  行刑室里,皮鞭飞舞,白皙的皮肤破裂,丰满的胸乳血肉横飞,女特工的叫喊声,白丽无望的惨叫声。

  烧红的烙铁,在白丽赤裸的背上,胸部,肚皮上,小腹上,最後是乳房,腋窝下,肛门无情地灼燎,女特工气急败坏道:好你个白丽,再不招叫你做不成女人,给你上「排山捣海」(「排山捣海」是一种同时废除女人乳头和逼的酷刑,「排山」是去乳头,「捣海」是废掉B。)。说着女特工手握烧红的铁捅条顶住白丽的下阴入口处,同时,命令男特务把乳房夹板夹住了白丽的双乳。

  白丽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大骂:「你这只烂逼,畜生,不得好死,同志们会为我报仇的,你身上那些女人才长的东西也会被废掉」。「可惜你是看不到了,叫你嘴硬,我先废了你的乳头和逼。」说着女特工手握烧红的铁棍朝白丽的下阴入口处由下往上漫漫地捅入白丽的逼,同时命令男特务把乳房夹板收紧,狂吼道:排山捣海!给我夹,夹掉她。

  女特工很专业,当铁棍捅入近18厘米时,停止进入,开始不断地搅动铁棍。
  「兹……」,白丽的阴道黏膜被烧焦地声音夹杂着白烟,白丽没命惨叫,挣扎,女特工直到确认白丽的整只逼被烤焦后,才满意地从白丽的逼里慢慢地抽出铁棍,同时,白丽的两只奶头也被乳房夹板连根夹扁。

  白丽失声叫道:「你只烂逼早晚也会被捣烂,你只傻卵,早晚会被敲碎」。但白丽一直没有招供。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